【银魂/银高】星流

不会游泳的九尾狐银×不能离开水的鲛人杉

梗来自群里小伙伴的讨论www

哈哈哈哈时隔一年多我终于又写HE了!!

写的很爽文风也估计很爽(滚

(我已经懒得排版了)

以下正文。


夏日的气息泛滥了这个国家。炙热地光线不知疲倦地烤着大地。乡村的小路上只有蝉玩命地叫,被踩踏出的泥土小路干巴巴的,踩上去就会裂开几道裂缝。河流也要被烤干一样。水面平静不起波澜。夏季最炎热的几天里还出来活动的只有夏日怪谈必备的幽灵……嘛,偶尔还有几只不太正常妖怪。

 “高杉君,高杉君在不在?!阿银要被烤干了高杉君难道狠心得都不出来看一眼吗?真是寒心啊噗噗噗…” 

水面上露出高杉面色不善的脸孔。他挑起眉看着岸上被泼了一尾巴水、正在抖毛的白狐狸,嘲弄他:“看你今天脑子不太好使,怕你中暑特地给你撒点水。”

“诶那还真是谢谢了……才怪啊,阿银最怕水了好吗!这明显是吵醒你午觉的报复吧完全就是吧!!”阿银抖抖自己的九条尾巴,死鱼眼一瞪嚷嚷着指控高杉刚刚的恶意行为。

“那还真是抱歉呢,”高杉带着坏心眼的笑意拉长腔调,鲛人美丽的尾巴从水面下腾跃而起,溅起的水珠闪闪发光,“不会游泳的——九尾狐先生。”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吧,不能离开水的鲛、人、先、生。”银时咬牙切齿地说。

 

 

关于不会游泳的九尾狐与不能离开水的鲛人的故事,大概要从好久好久之前开始。

 

 那个时候坂田银时还只是一只三条尾巴的银白色狐狸,完全没有继承九尾狐一族应有的柔顺头发,勉强化作银色天然卷的人类到处蹭吃蹭喝。就连坂田银时这个名字都是松阳老师随口起的。识破自己真身的松阳笑眯眯地拿着一串丸子说想不想吃啊小狐狸?想吃的话就乖乖叫“坂田银时”哦。银时思量了一下饥肠辘辘的肚子和名字那个更重要,然后毫不犹豫地扑向了丸子。提到这里银时为自己的不争气懊悔。明明九尾狐的名字应该更加帅气,比如漩涡○人·改。而高杉则毫不客气的捧腹大笑,尾巴拍打着水面,鳞片上漾起鲛人独有的优美的光。“但是这样你就遇到了松阳老师不是吗?”笑够了的高杉“呼啦”地将水泼到了银时身上,看着跳脚的银时悠悠地说。

吉田松阳是一名阴阳师,明明都能够看破九尾狐的真身却乐得在乡下给农民的草屋看风水,替他们驱灾祸祈丰年,再顺手捉几个小鬼。银时就是其中之一。据松阳说,当时他正为街尾卖丸子的阿婆家设计改造好店铺格局。阿婆过意不去松阳的免费服务,就塞给他一盒丸子。不爱甜食的松阳正苦恼如何处理这些丸子,出门右拐就撞见了一只脏兮兮的卷毛三尾狐死死盯着画着丸子的店铺招牌,肚子咕咕叫。松阳顺口叫住了银时,“和善”地与他达成了领养协议。

在那之后银时就跟随松阳从一个村庄到另一个村庄,继续着松阳的阴阳师职业。银时过上了能够稳定吃到糖分的生活。平日里化作人型替松阳干些人前人后的杂务,倒也获得了不少婆婆的母性怜爱。涉及到妖怪方面的事时,则担任保镖兼攻击手。就在这样日复一日的生活中,银时的第四根尾巴也渐渐长出,松阳的头发也比之前长出一截。

在到几个村庄的时候呢,他们遇到了高杉。

 

走着走着,松阳突发奇想,要在河边建一座属于自己的小屋安定下来。银时吐槽喂喂喂你只是觉得这里的拉面很好吃吧,脚底下干脆利索地往水里踢着石子。松阳笑而不语。“梆。”沉入水面的石子好像砸中了什么东西。银时来不及反应就被一个水花打进河里。不会游泳的狐狸先生挣扎着想要浮出水面,恍惚见却看见一抹幽绿,里面闪烁着流动的星光,点点滴滴,冰凉又璀璨,像是融入了世界的广阔与浩渺,一切都由它而生一般。失神的银时呛了几口水,吸饱水的尾巴拽着他的身体沉向河流深处。他看见那个人影抬起了……

“疼!”银时跃出水面,仰头大口呼吸空气。一手死死扒着岸上的泥土,一手捂着自己身后。他看着松阳饶有趣味的眼神忍不住想要破口大骂那个在水地拍了自己一掌的生物,回头一看却悻悻地住了嘴。

是个黑发碧瞳的鲛人。带有鲛人风格的五官,黑发沾着水珠在阳光下显出淡淡的紫色。披着轻薄的头纱,冰绿的瞳孔幽幽地盯着面前这只狼狈不堪的银色狐狸。银时意外觉得他还……蛮漂亮的。

对视两秒,鲛人“切”了一声,不屑地扭过头。重新潜入水下。

……

“切你个大头鬼啊!有本事来岸上和阿银单挑啊!!阿银把你打到你妈妈都不认识你啊!!”所以说他刚刚是见鬼了才觉得这只鲛人漂亮吧!明明性格比他还恶劣吧!

九尾狐和鲛人的初遇在松阳笑眯眯地注视下以鲛人又一次掀起水花泼湿炸毛的狐狸告终。

 

松阳和银时定居之后,他和那只叫高杉的鲛人渐渐熟了起来。他和高杉都是好斗的生物。虽说狐狸好斗是常事,可为什么连鲛人这种号称冰冷高贵不可侵犯的物种也会有像高杉这样的怪胎出现啊!喂高杉君你是一个肉体脆弱法术高强的鲛人啊!为什么会热衷于像小学生一样打架啊!……等等高杉君我绝对不是在说你坏话哦别把阿银拖下水啊!

按理说两只好斗的生物凑在一起除了嘴上互损免不了也要打上一架。可问题就出在这。银时作为九尾狐中特立独行的一只狐,他不会游泳,而高杉作为特立独行但仍改变不了所属物种的一只鲛人,他不能离开水。往往吵到最后他们两个只能干瞪眼,然后高杉冷哼一声,生气也不忘溅银时一身水,钻回水下。银时则练就了成功率极高的闪避技能完美避开高杉溅起的河水。第二天再接着进行循环往复毫无营养的吵架。

当然,这一切松阳都只是微笑地看着。不仅看着,还看得津津有味。

果然眯眯眼切开都是黑的。

不过也正是托了松阳的福,高杉才愿意天天来到他们简陋的小破木屋前。银时缩在一旁看着认真听松阳瞎扯的高杉,无聊地想水生动物是不是都这么好骗。后来他才知道松阳于高杉有着救命之恩。他救了被同族驱逐追杀的高杉,在那之后高杉就独自游荡在这条小溪中,无聊地做他的水中霸王。

好了我错了。你想定居这里的原因不只是拉面好吃,还有那只顽劣的鲛的存在吧。不对应该说你本来就是因为高杉的原因才想定居的吧!虽然拉面的确很好吃……但果然只是一个借口吧!从一开始阿银就是被你算计的吧!

松阳歪着头,皱着眉苦恼地说:“唔……好久没见晋助了,我想那孩子一个人是不是很寂寞呢,有你和他做朋友就不会寂寞了吧。”

别装作卖萌的样子!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想看的只是两只妖怪吵架的样子吧!喂嘴角上扬得很可疑啊!是默认了吧绝对是默认了吧!……我勒个擦你居然还点头!

论性格的恶劣程度,松阳绝对可以甩九尾狐和鲛人一个银河系直径的距离。

 

吐槽归吐槽,高杉和银时都是很尊敬松阳的。对他们而言松阳都有着再造之恩。不过高杉对于银时每晚都能和松阳睡在一间屋子里颇有微词。两个妖怪为此不免又吵了一架。一直在旁观战的松阳这次微笑着提议不如让高杉教银时游泳。

“才不想教这个笨蛋呢……”高杉憋憋嘴,“不过如果是老师想让我做的话……”

“喂那个嫌弃的语气是怎么回事啊!阿银就这么招你讨厌吗!还有阿银学不会游泳的原因完全是毛茸茸的尾巴的错!给我向受过糖分大神恩赐的智商道歉啊!”

“以你原本的情况来看,所谓的糖分大神也只能帮你到这了……”

“闭嘴,只有170的小矮子。”

 

学游泳的时候银时有些心烦意乱。的确,九尾狐天生的尾巴让他在游泳上几乎没什么技能点。困扰他的不只是这一点,而是什么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

在带着救生圈却依旧浮不起来的九尾狐坂田银时第十九次溺水时,高杉终于忍不住狠狠地敲了他的头。

呛了几口水的狐狸挣扎着抱住唯一的救命稻草——身旁的鲛人。鲛人的身体冰冷,抱上去有种滑腻的感觉。他狼狈地抬起头,看着高杉嫌弃的表情,恍惚间却被鲛人的眼睛所吸引。

像是有星星在流动的碧眼,深不可测却又清澈透亮。那样一双眼睛里所倒映的世界是什么样的呢?所看到的河流是什么样的呢?在他眼里……我又是什么样的呢?

银时想起自己第一次遇见高杉被他弄下水时,注意到的也是高杉的眼睛。说不定就是从那时,阿银开始喜欢上他的眼睛的……不对,不只是眼睛……

“银时,”松阳在不远处的岸边叫他,“你再不放手晋助就要暴打你一顿了哦。”

银时回过神来,注意到浑身黑气环绕的高杉,惨叫一声又重新坠回水中。

啊啊,银时有些悲哀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这只恶劣的鲛人。

不会游泳的九尾狐爱上了不能离开水的鲛人……

 

先不管这些高杉君!快把阿银拉上来阿银真的要淹死了啊!

 

发现了自己心情的银时有些苦恼。先不管高杉喜不喜欢自己……反正水生生物蛮好骗的……阿银错了阿银一定会尊重高杉意见的!大脑里那个正义的坂田银时求你先把锤子放下来!在讨论高杉喜欢与否之前还有一个重要问题。不会游泳和不能离开水完全相悖啊!像是拥抱和接吻这种事还能在岸边完成,那「哔——」和「哔——」之类的事完全办不到啊!疼疼疼正义的阿银你别砸了!

银时苦思冥想,端详着自己已经完全长出的四条雪白的毛绒尾巴。然后跑去问松阳如果他把尾巴毛剪掉能不能学会游泳。

“别说傻话,”松阳难得严肃一会,“银时,你要保护好自己,保护好高杉。”

“我要走了。”

银时傻眼了。

 

松阳果然说到做到,第二天他就告别银时和高杉离开了这里。他解释说本家的人联络他要他回去收服一只凶恶的妖怪。临走前他安慰他们,说不用担心,过不了多久他就会回来。死亡flag意味十足的发言。

结果松阳就真的再也没有回来。

那段时间他和高杉的心情都很差,差到没心情吵架。别说吵架,连面都没见过。说是只有一段时间,也是以妖怪的视角去看,事实上也过了几十年。银时赚够生活费以后愣愣地蹲在河边,除了自己的影子连个水花也没有,更别说某只一出场就闹得惊天动地的鲛人。

不知道高杉现在在哪里啊,离开这条河了吗?有没有好好和别的妖怪相处啊以他那个性子?不会遇到什么危险吧?真是的要走也不跟阿银说一声好让阿银不要这么担心……如果,如果你肯和阿银打声招呼阿银一定二话不说跟着你到天涯海角,哪里都行,只有我们两个的地方……

银时鼻子酸酸的。

真是个无情无义的鲛人。

 

记得是个雪夜,屋里的油灯将要燃尽。银时窝在毛茸茸的五条尾巴里酣睡。突然冰封的河面传来一阵急促的敲击声,冰面上的裂痕越来越大,透过冰层隐约可以看到掩藏在之下的河水被逐渐染红。银时惊醒,一向怕鬼怕到哭的他战战兢兢推开房门,蹑手蹑脚地走到河边。还念着什么“糖分大神在上保佑阿银不撞鬼”之类的话。

“哗啦”,河面破开一个小洞,银时颤抖着睁开眼睛,定睛望去。溅着血迹的碎冰散落在一旁,借着幽暗的灯光和自身极好的夜视能力,他看到冰洞下的河水深黑中带着暗红,血一丝丝地融入冰冷的河水中。有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不断地下沉、下沉……

“高杉!!!”

 

等银时一尾巴敲碎冰层,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把高杉打捞上来时,他才发现高杉像是被无数锋利的刀片切割过一般,身上到处都是在渗血的伤口,双眼虚浮地闭着,左眼下还有汩汩的血流出。鲛人的肉体本就脆弱,何况受了如此重伤。银时感觉到高杉的生命在不断流逝。他颤抖地抱起高杉,狂奔回屋子里。先是把高杉放到自己的小床上,倒了一盆温水放在一旁,开始翻箱倒柜地找止血药和绷带。

高杉痛苦地蜷起身子。疼痛从骨髓深处传来,噬咬着每一寸神经。他轻微地痉挛着,脆弱的指骨带着连着外面的皮不受控制地想要撕裂这副身躯,却被什么灼热的物体死死地按住。

是谁?高杉意识涣散,是谁?我在哪里?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了结已经所剩无几的生命?是谁——

“高杉!”银时压制住发出挣扎信号的高杉。高杉的身体是温的,那对鲛人来说已经是致命的高温,周身的伤口微微外翻,露出或发黑或发红的创口。可恶,是下了毒的,还发炎了,银时在心里问候了制造这些伤口人的所有祖先。高杉挣扎得越发剧烈,看样子已经没残留多少自我意识了。银时不得已伏下身子,凑到高杉耳边轻轻安抚着:“高杉。是我,坂田银时。坂田银时。不要动,接下来阿银给你上药。会有些疼,忍一下就好,如果太疼了一定要和阿银说。好吗,高杉?抱歉没止血之前不能把你放回水里,如果感到干涸就先用旁边的温水缓解下。高杉,是我,我在这里。银时。”

银时、银时。啊啊,原来是那只蠢狐狸吗?那只不会游泳的蠢狐狸,把石头提到我头上的那只蠢狐狸,站在岸上和自己吵架的那只蠢狐狸、溺水的时候死死地抱着自己的那只蠢狐狸、自己爱着的那只蠢狐狸——高杉勉强扯动嘴角笑了笑,他张口,声音颤抖而沙哑:

“还是一样婆婆妈妈啊,银时。”

银时银时银时银时银时银时银时银时银时银时银时——

“我大概要死了吧……”

“屁!老子花了那么大劲救你你还能死?对不起阿银宣布这个死亡flag无效。”银时头也不抬接着换药,心想高杉你不要恢复了点神智就开始给自己插旗啊混蛋,你又不是回光返照要临终托孤!

高杉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汗液从他额头划下,氤氲间他只能看到一团闪亮的银色。就是这团银色,乱糟糟的一点也不好看,但是却是那么耀眼,那么纯净,嵌在黑暗里如此地引人注目,所以我才,我才——

“喜欢你呦,银时。”

感受到银时停下了上药的动作,他不可抑制地轻松一笑:“让我把话说出来吧。谁知道我能不能活过今天,把这话憋到地狱里去太难受了。”

喜欢你啊,银时。

“喂喂,你这样说阿银就更不能让你死了啊!”银时挠挠头,“性格恶劣啊高杉君,你这样做阿银可是很苦恼呢。”

恶劣又怎么样,就算这是一段不对等的感情,我也要说出来。“我就是那样的妖怪,你不清楚吗?”

“是是是,阿银很清楚。所以就不要随便给别人下定义好吗?”银时叹了口气,俯下身接着上药,“我也你喜欢你呀,高杉。——乖乖闭嘴别想反驳,给我安静地接受上药。就算幸福的感觉冲晕了你的大脑也不能现在晕过去哦,给我努力保持清醒。话说回来高杉君,你有没有觉得——有人在靠近这里?”

 

事实证明果然有人。是一个握着禅杖的独眼男人,左眼是在之前的战斗中被高杉戳瞎的。银时冷冷地看着他,那人走到不远处停下了脚步。“九尾狐,我不会抓你,把屋里的那只鲛人交出来。”

银时不屑地抠着鼻孔:“喂你妈妈有交过你礼仪吗?求别人做事的时候一定要说‘拜托你了坂田大人,请务必答应我的请求’哦。不过就算你说这个我也不会把高杉交给你啦,我的恋人怎么能交给把他重伤成那样的人?尊重他妖意愿也应该是必修课哦,捉妖人。”

“我是胧,是松阳的族人。”胧平淡地说,“把那只鲛人交给我。”

“妈的就算你是松阳的族人又如何?别拿已经去世的他说事!除了松阳那个老头子以外我对任何术士都没有好感!听清楚是一——点——都没有!”

“高杉的账,就由我来帮他讨回!”

“虽然动手不是我的本意……不过如果非要动手的话,”胧单眼看着面前显出原型的九尾狐,“那就战斗吧,九尾狐。”

 

不知过了多久,高杉迷迷糊糊地醒来,看到银时缠满绷带趴在床边睡着。他干涸地难受,轻轻捞起一旁的水往身上淋。不过银时还是被他吵醒。他抬起惺忪的睡眼看着高杉,深吸两口气,把鲛人抱在了怀里。

“大早上起来就发情……”高杉虽是无奈却也露出了幸福的笑容,回抱了银时。

真好,我们都活着。

银时埋在高杉的颈窝,闷闷地说:“高杉,你不会走了吧。”

“嗯,不会的。”

“我们一直在一起好吗?”

“……你先学会游泳再说。”

“好过分高杉君!”

不过有一件事无需怀疑,他们都深爱着彼此,这就够了。

 

 

回到现在,高杉有些不高兴。不只是因为某只不长眼的九尾狐打扰了自己睡午觉,而是还有其它原因。

时光流逝,转眼几百年过去。他和银时依旧居住在这条河。当年松阳搭的房子也几经修缮。世上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总有些新奇的发明出现。高杉正是迷恋上了其中一种——夏日祭典。

悲哀的是,这条河离主会场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在这里可以看到燃放的烟火,却也没人不辞辛苦跑到这里来摆摊位放河灯。今夜正是如此。

想想银时最近总是无故失踪,今天还和自己说又要好的妖怪约他去祭典玩,然后就把高杉一只鲛人孤零零地扔在这里,说不生气那是假的。

死狐狸,诅咒你下次下水接着被淹。

哦,就算尾巴从四五条长成九条,我们亲爱的坂田银时先生依旧没有学会游泳。

 

高杉算算时间,祭典已经开始了。再过一个时辰就会有烟火燃放,不过他今年没什么心情去看。虽然银时说出要和其它妖怪一起去祭典是高杉泼了他一脸水然后高傲地说了“快滚吧坂田银时,看见你我就来气。一个人看烟火反而更清静”的话,果然还是有些寂寞呢。

今夜天气很好,天上只有淡淡的几缕云丝,月亮又大又圆,穿过那里像是储存着地面上万事万物永远的记忆。

高杉静静地潜回水下。

水底寂静无声,远处神社里人类嬉戏娱乐的声音被完全隔绝。他透过微波的水面直勾勾地望着天空。没什么目的,只是单纯的望着。碧绿的瞳孔里映出潾潾波光。

夏日的河边总有飞舞的萤火虫。在丛林之间一闪一闪宛若地上的星辰。他们成群结队飞过水面,荧光被水波模糊成一块一块,从水下看就像是亘古不变的星光在向他微笑。他有些疲惫地闭上眼。

星光缓缓在水面上流动。

不知过了多久,他感到有什么东西从水面上漂过。

从河下看……像是河灯的底座。

高杉惊讶地睁开仅余的碧眼,浮出水面。

的确是河灯,数量虽然不如之前一些小妖怪描述的那么多,但也不像是几个顽皮的小孩心血来潮地来这里放河灯的数量。他愣怔地看着随着河流微微漂荡的河灯。各式各样,最普通的莲花灯、小兔子、小老虎、向日葵……咦,那个是——九尾狐和鲛人?

“呦,这位鲛人先生,要来我这个小铺买点吃的吗?品种丰富价格实惠,千万不要错过哦~”

高杉回头看向穿着浴衣推着摊位的狐狸,静静地笑了。

“我要越乃雪和章鱼丸子,”他顿了顿,指指河面,“还有那两盏河灯。”

“好嘞越乃雪和丸子,”银时变戏法一般从摊位后面拿出一式两份的东西,走到高杉身边,蹲下递给他,“就知道你要这些。虽然很抱歉但是因为河灯请客人自取。感谢盛顾,价钱一共是——一个吻。”

高杉端着放有甜品和丸子的盘子,看着面前一脸坏笑的狐狸,轻笑着凑了上去。

他们在夏日的夜晚接吻了。

银时轻搂着高杉,想象着在看到河灯的那一刹那高杉眼里璀璨如星辰的光芒。接吻时的高杉睫毛轻颤,让他不自觉地想要触碰,想要轻抚。

——今夜月色真美啊——

高杉轻轻睁开眼睛,与银时对视。

眼里流动的星光一如既往,冰凉而又璀璨,却带上了一丝温柔。

绚丽的烟火盛开在不远的天幕。

仅余他们与星流平分这个世界。

 

 

FIN.

 最后一句来自格雷《墓地哀歌》“仅余我与暮色平分此世界。”

 


评论(16)
热度(134)
© 越海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