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银高】年代记(2)

年代记(2)


*坂田银时×高杉晋助

 两对(咦((大正+幕末

*原作剧情更改有。

*预计中篇,不定期更新。

*咦我居然这么勤快(写到一半被573训图透炸飞

1.


2.



     “下车了,小子。” 
     “诶在这里吗?!这里完全就是荒山老林啊!难道是要在这里神不知鬼不觉地杀掉阿银吗……”
     “混蛋要杀你还要费这么大劲?一发子弹直接爆头好吗!”
       司机心想不知这个银色头发一脸颓废大叔样的人何德何能能惹得来岛大人这么暴躁。他打开车门,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劝阻两人。
     “在这里下车是因为车只能进到这里,剩下的路只能靠步行。来岛大人请不要生气了,医生叮嘱过情绪剧烈波动对身体不好……”司机兼临时助手犹豫地询问,“……还有很长一截路,真的不用我陪您进去吗?”
       来岛深吸一口气,平复自己的心情。“不用了,我还没脆弱到需要人扶的地步。”她看了一眼缩在座位那一遍的银时,皱皱眉,冷声到:“下车。”
        

       他们踏进了一旁狭窄的林间小路。初夏午后的滚滚热浪被浓密的树荫阻隔开,小路上还泛着丝丝凉意。开头的几步路杂草丛生,完全不像是有人走过的样子。过后就有一条小路展现在他们的眼前,路很窄,只够两人并肩同行,但却是经过刻意打理。道路平整,路的一旁垒着可供休息的石头,还有不知名的丛丛小花。遮天蔽日的树冠充当了天然的遮阳伞。毫无疑问,是一个自然风光很美地方。但把他叫到这里来总不会是让他看风景。
       银时望着面前头也不回的来岛又子,想了想还是跟了上去。

       来岛努力维持着内心的平静。年岁渐长,她也不再是那个暴躁的红色子弹来岛又子了。通常的她都是以鬼兵队元老的沉稳形象出现。可是在看到身后跟着的那个在打哈欠的银发年轻人时总会忍不住烦闷。
       太像了,简直就是一模一样。一样的银色卷毛一样的死鱼眼一样的容颜一样的名字甚至还有如此相像的说话口吻……就如同是一个复制的白夜叉。
       她想她是恨那个坂田银时的。
       没法不去恨。毕竟,要不是那个人,晋助大人就不用死、就可以好好地活下去……
       即使四十多年过去,一想到那时的场景、想到晋助大人的那个笑,她还是忍不住那份酸楚,想要痛哭一场。仅仅是看着,仅仅只是看着,就如此地心痛。她无法想像当时晋助大人的感受。只要一想到这是那个混蛋坂田银时造成的,就无法原谅那个人。就算时间都无法磨平的恨意泛滥在她的胸口。但矛盾的是她又不能去恨坂田银时。因为那是晋助大人最后温柔地笑着说要保护的灵魂……来岛不自觉地握紧了双拳,微长的指甲嵌进肉里,刺得生疼。

       蝉声响得像是要掀翻整个夏天。他们一前一后走着,一路无言。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半个小时亦或是一个小时,走到坂田银时上下眼皮都忍不住开始打架的时候,来岛停下了脚步。银时没及时跟着停下,差点撞上去。他抬起头,不解的看着面前略显单薄的背影。
       来岛平静的声音传来,虽是平静,却又有如风一样飘荡在空中:“小子,你知道这里是哪吗。”语气肯定,看来没指望银时回答。他懒懒地站着,等待发问者的答案。
       来岛侧过身子,将眼前的景色完全展现在银时面前。
       眼前是一片翠绿的原始山谷,在树木层层叠叠的遮掩下隐约可以看到其中有一座有些年头的木质和屋。“这是我目前的居所。说是居所,其实也只是负责看管它不至于破败罢了。”
     “至于它真正的主人,”来岛看着银时,嘴角带起深深的苦涩,扯出一个难看得像是在哭的笑,“……已经不会再回来了。”

     “这里是鬼兵队的创建者、初代总督高杉晋助大人的曾经的居所。”
     “到那里去,我会告诉你小晋的去向。”

        银时难得有些局促不安。来岛正在泡茶,留他一个人跪坐在空荡荡的和室里。面前摆着的矮脚桌看起来有些年头,墙上挂着夜樱的画卷,是淡淡的水墨风格,夜樱凋零的浓重之美却让人移不开视线。正下方的素净的瓷瓶里插着一只折柳。屋子的角落放着一把三味线。面向院子的门被拉开,午后和煦的阳光映入和室,榻榻米上落满了斑驳光影。房间里没有什么现代设施,如同被时光在历史的角落里遗忘了百年。
  
       门被拉开,来岛又子端着一只上面放着热气升腾的茶壶和两只茶杯的盘子走了来。银时接过她手中的盘子,放在矮脚桌上。她关上门,转身坐在银时的对面。 

     “我想,关于我的事情就不需要赘述了。希望你的国中生活除了逃课脑子里还能塞进点其它东西。”来岛毫不客气地说。银时隐约明白来岛从始至终都没给过自己好脸色的原因。他叹了口气,无奈地张口:“喂,我说——来岛大人?能不能心平气和地交流呢?我知道啦,看到面前的这个坂田银时你很生气啦巴不得他早点去死对不对?可是,”银时似是很苦恼地抬头,“和那个人长得这么像名字也一模一样也不是阿银的本意哦,不如说反而带来了不少麻烦啦,虽然的确有过不少恩惠……但是,一个一个的都把我当作那个人,或者把我和那个人相比较我也很困恼啊!拜托了把你眼前的这个人当作大正时代的好好公民坂田银时来看待吧!”
       听到这来岛反而一愣:“怎么,最近也有人和你提起那个白夜叉吗?”
       银时满脸无奈:“有啊,高杉临走前说什么‘和那个坂田银时一样’,然后就消失了。请告诉我吧来岛大人!高杉到底去哪里了啊……”
       来岛沉默。原来是这样吗,小晋。这就是你坚持去参加谈判的原因吗。你在极力抗拒着试图重演的命运,又害怕只有自己抗拒而另一个人却坦然接受。到头来不过大梦一场万般皆空。眼前的这个“坂田银时”到底做了什么让你如此恐惧的事,亦或是你知道了什么无法摆脱的黑暗命运让你放弃挣扎。可无论如何到头来你还是无法舍弃他。为了保全他选择离开,为什么命运总是把你推向前方而让坂田银时安然度日?你大概也清楚,不,你很清醒,就算命运再次重演,如果无力改变,你还是一样会选择那条路,就算浑身浴血千疮百孔也不会回头,挺直腰板笑着走到最后一刻。可是为什么、为什么高杉晋助总要对自己那么残忍,凭什么坂田银时就值得高杉晋助为他做好一切,而他可以在高杉的牺牲之上获得幸福?

       看着来岛苍白的脸色,银时担心地在她眼前摆摆手:“没事吧来岛小姐,需要休息一会吗?脸色不太好哦……”
     “不需要。”她厉声拒绝到。银时不解地望着她。来岛抿着嘴唇,手掌狠狠地握着桌边,青筋暴起骨节发白。半晌,她抬起头,眼眶微红。手指慢慢松开,情绪平复下来,张口问到:“坂田先生,关于晋助大人和白夜叉的事,你知道多少?”
     “哈?我们不提他们两个可以吗……”
     “不可以。”来岛的目光飘忽,思绪回到了那个动乱血腥的年代,“那是一切的起源。你必须清楚。”
     “虽然只是猜测,但我想那大概就是小晋离开的原因。”

 

    “这样开头或许很俗套,但那的确是很久之前的事了……”

     多久都无法释怀的、属于那个时代的悲伤故事。

 

        很久之前的我、来岛又子还有着敏捷的身手,不俗的枪法以及高亢的嗓门(鬼兵队公认,虽然我本人并不承认)——鬼兵队里经常能听到我追着某个变态大叔怒吼“变态萝莉控你把那个蝴蝶结放下那是要戴给晋助大人看的!”以及萝莉控中气十足又毫无说服力的辩解“来岛小姐戴上这个就如同大叔穿上萝莉装一样毫无美感哦,啊~果然蝴蝶机和洛丽塔的裙子只有可爱的小女孩才能配得上呢。”“你去死吧变态!”之类毫无营养的对话。

       虽然内部成员也会如同小孩子一样打打闹闹,也改变不了鬼兵队实质上是一个反政府武装的事实,还是最激进的那一支。最激进的事情就要由最激进的武装去办。于是我们决定联合春雨第七师团和见回组,再利用伊贺忍者来除掉现任将军德川茂茂。

       就暗杀而言那场行动可以说是完美地开始完美地结束。就算是让最挑剔的美学鉴赏家和居民委员会发福的中年妇女一起评论也找不出丝毫差错。忍者们埋伏在陆路,鬼兵队处理天空,第七师团负责打扫海上,见回组则埋伏在伊贺周围。鬼兵队不费什么力气就清除了天空中的敌人。唯一棘手的是一个黄色头发的少年。应该是真选组一番队的队长冲田总悟。虽是少年但有着不输给那个叫神威的夜兔小鬼的人斩的眼神。在和万齐先生拼杀了一阵后他带着身后的公主顺利撤退。晋助大人摆摆手示意不用管他。“相比杀掉那个人,我们现在有更重要的事要做。”他咬着烟杆站在舰首,冷静地指示舰队向预定的伊贺行进。

       忍者那边没有消息传来,从一开始我们和伊贺之间就没有信任关系。伊贺是迫于夜兔的武力压迫才参与行动,而在我们的计划中,伊贺的作用就是承担暗杀将军的罪名罢了。反目成仇是必然的。相比忍者,第七师团传回的消息就重要多了。据他们的副团长阿伏兔称,白夜叉和他的同伴们出现在那里。这么说来其实是一种莫大的讽刺。为了这次行动不出现意外,我们特地派人调查过白夜叉以及他周边的人与将军之间的关系,并盯着他们的动向。白夜叉出现在战场上一点不奇怪。讽刺的也不是他出现在那里,而是阿伏兔口中所谓的“同伴”。对于不了解攘夷战争历史的夜兔来说,这样用词似乎并无不妥。如果说为了保护同样的事物而并肩作战就可以称为同伴的话,晋助大人算什么?我至今都无法理解对于那个白夜叉来说,“同伴”那个词是轻是重。如果他看得很轻,那为什么会在目睹晋助大人亲手斩下真正的德川茂茂的脑袋时近乎发狂;如果他看得很重,又怎能在那时不顾一切地对晋助大人拔刀相向。
       神威和白夜叉在海上打了一场。幕府的一艘主舰爆炸了。神威被爆炸中飞出的一节钢管贯穿,即使有着夜兔的超强自愈能力,战力也大打折扣,而白夜叉与他的同行者一起被爆炸的余风卷入大海,生死不明。
        在听到这个报告之后晋助大人不可置否的一笑。——不要太小看他了,他才不是会死在那种地方的人——大概是这样的表达,语气确凿自信满满。嘴角勾起的笑阳光明媚,意气风发如初入战场的少年。
     “我太熟悉他了……熟悉到我都厌烦的程度。”说不清是骄傲还是叹息。

       在摩利支天足下,我们成功地劫杀了德川茂茂。彼时的夜兔军团在和伊贺忍者交战,见回组依旧没有出手。他们的敌人还未出现。征夷大将军的处刑由鬼兵队总督亲自动手。在头颅飞起的一刹那,巨大的摩利支天塑像缓缓移动,露出了隐藏着的与外界相通的暗道。那里站着一群人,有忍者有武士,最前方的那个人有一头显眼的银色卷毛——是白夜叉。
       他们被伊贺忍者的一个首领百地搭救,之后马不停蹄地赶来伊贺却终究还是晚了一步。那一刻我看不清那两人的表情。下一个瞬间白夜叉怒吼着挥刀斩向了晋助大人。
     “好慢啊,银时……”我听到晋助大人低声说。刚刚噬血的刀刃颤抖,配上那一句不知是眷恋还是嗜杀的话语。

       他们没有来得及交手,这次行动最大的敌人出现了,天道众。按照预定计划见回组出手了。最先和领头的奈落短兵相接的是见回组的副长今井信女。但是晋助大人在看清来人长相后露出了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过的暴怒到极点的表情。他没有去管白夜叉砍向自己利刃,而是提刀转身冲向那个拿着禅杖的男人。

 

       有那么一瞬间我看着面前的白夜叉不自觉地战栗。那是在战场上杀伐无数才能够产生的威压,血腥的瞳孔杀意泛滥如洪水猛兽。这个男人见过的尸体大概比我见过的人都要多。他或许曾在一场战争过后站在死人堆上面无表情地眺望远方,前前后后都是无声无息的尸体,没有出口没有道路。没有太阳没有月亮没有星星没有光,只有一个披着血衣的男人固执地等待着引路者的到来……

       可是为什么他一瞬间好像又清醒了下来,虹膜空洞,突然止步站在那里如同孩子一般茫然不知所措?我不清楚他眼里倒映的东西是什么,是什么能让一个已经杀红眼的夜叉停下脚步?如果说只是晋助大人那也未免太过矫情可笑了。那个表情,说得更露骨一些,他在害怕什么?

       手持禅杖的男人——后来我知道他叫胧,奈落三羽之一——似乎无心恋战,他下达了撤退命令。晋助大人想要追上去,却被今井拉住了。他怒吼着“不可原谅”之类的话语,凄厉的声音呼啦啦地飘在空中。不得已今井凑到晋助大人耳边说了什么,躁动的他愣住了,不可思议又满怀杀机地看着今井。今井点了点头,肯定地说:“……那之后的事。”

       暗杀将军和嫁祸伊贺的目的已经达到,武市前辈下令回撤。我担心地看着失神的晋助大人。他并没有反对武市前辈的意见,脚步虚浮地朝集合地点走去,今井紧随其后。我也很快从和忍者以及万事屋的战斗中脱身跟了上去。而从始至终,白夜叉都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他低着头,就像一座沉默的石雕。

       后来的事我想你大部分都知道了。扶植喜喜、真选组叛逃幕府、与保皇的桂派发生冲突、同时和天道众以及前将军的势力开战、击败了天道众却输给了前将军的势力,之后鬼兵队整编并入政府体制,明治时代到来。

     “而晋助大人……也和白夜叉一起葬身于最后一战。”
     “暗杀行动结束之后,晋助大人和今井进行了一场密谈。我不知道谈话的内容,但是就在那场谈话之后,晋助大人不顾之前谋划的进程,强硬地要求扶植喜喜、无视桂派的和平改革而执意与天道众开战……'奈落的首领将由我亲手斩杀、只能由我亲手斩杀。'他这么说到。明明是那么艰巨的任务却口气欢喜……”

     “啊,打断一下,来岛小姐。虽然我国中的出勤纪录惨不忍睹……但我记得书上说奈落的首领虚是死于什么炸弹……和高杉总督还有万事屋一起。”

     “云爆弹*。因为晋助大人失败了……在决战开始之前晋助大人就曾下令,如果他失败了,就由我们来引爆炸弹……所以晋助大人和虚,还有白夜叉一起死在了那场爆炸里。”
     “至于白夜叉为什么会去那里,你明白的。”
    

       是的,我明白,银时暗想。就算不明白神乐和新八也给我讲过无数遍……他是去杀高杉晋助的。

     “……所以我没法不去恨他。”来岛捏着茶杯,“我恨他。”
     “……”
     “今天我和你讲述的内容,之前也和小晋说过。大概是在他就任这一代鬼兵队总督后三个多月的样子……”
       那个时候,不也是他与归国的高杉再次重逢的时间吗?坂田银时一惊,像是突然间明白了什么。
     “这次小晋为什么离开我不知道,私下里找你也是我个人的意愿。但是当他得知这些事后,他傲然地说‘我会打破这一切的,无论枷锁还是命运。’”来岛对上银时的目光,“小晋都这么说,反倒让我好奇,想见见这个年代的坂田银时。把你带来的理由就是这样罢了。”
     “小晋的去向我可以告诉你。他去了外太空,与春雨集团进行武器交易的谈判——”
       欸欸欸,阿银怎么记得之前看到过这条新闻?!在那个无聊的新闻播报里——
     “拜托了,坂田银时。”来岛突然这样说。她闭上眼睛。借着已经昏薄的日色银时忽然注意到她脸上的细密皱纹,配上花白的头发显得格外苍老疲惫。这是一个为高杉晋助奉献了一生的女子,他想到,倏忽间一阵心酸。
     “拜托你,坂田银时。这代表了我,还有已逝的武市前辈和万齐前辈。请不要再让小晋重蹈晋助大人的覆辙了。”
       拜托你,让他幸福。

       坂田银时沉默,他起身面向庭院伸了个毫无形象的懒腰。“论打破常规的束缚阿银才不会输给高杉君呢。只不过不能像他那样把台词说的那么亮眼而已嘛。那么从现在开始,追回高杉晋助大作战正式启动!阿咧我的起名品味什么时候这么差劲了不会是假发那个混蛋老头传染的吧病菌赶紧离开呸呸呸——”
     “至于你所说的,”银时随意地挖着鼻孔,“安拉,怎么能让我的小高杉离开我呢?就算退一万步来说阿银也还不想就这样英年早逝啦!”
     “我会保护好他的。并且,”银时顿了顿,“也会找到今井和高杉晋助谈话的真相。”
       如果那是你所愿的话——
       阿银怎么会让为高杉付出了这么多的美丽小姐如此难过呢。
       况且,这也是高杉想要弄明白的事。

       咦你说阿银怎么知道?你说还有谁比阿银更了解高杉君啊,你说啊。

 

TBC.

云爆弹*,作者炸弹盲,BUG请轻打。

手速爆炸欢迎捉虫w


啊哈哈哈尝试用又子迷妹的眼光去写幕末的银高了!!大概之前的事揭露了一部分??对,所谓的脱离原作就是完全逆转将军暗杀篇,建立在高杉真的在伊贺杀掉茂茂的情况……(顶锅盖逃

评论(10)
热度(19)
© 越海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