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银高】Ghost of a smile(银时视角)

Ghost of a smile

阅读前注意:

1.本文分为银时视角和高杉视角,这篇是银时视角。高杉视角戳我

2.角色死亡注意。

3.脑洞来自歌曲:Egoist—《ghost of a smile》,推荐作为BGM。

4.因为不知道取什么题目所以直接用了歌名。

6.作者有病。

5.依旧搞不定lof的排版。


**


时间终会抚平你的伤痛,让此刻也成为过去吧。——《ghost of a smile》 
 



 【银时】

       高杉倒地时银时正在和虚死斗。

       他亲眼看着高杉以命搏命替他挡下致命一刀然后无力倒下,飘摇不定的身躯灼伤银时急剧收缩的红瞳,高杉身上溅出的血花飞进银时的左眼。画面一篇血红,他眨眨眼,下一个瞬间虚就笑容满面的朝他举起屠刀。他被迫后退一步格挡,大脑疼痛几欲炸开,眼睛大脑里嗡嗡转着的都是高杉倒下时浴衣上飞舞的金蝴蝶,扑向火焰一去不返。

 

       高杉你他妈还有心情说老子“真蠢!!”先管好自己再说啊混蛋!!银时压着咆哮冲向虚,手里的刀寸寸紧逼虚的弱处,表情狰狞活像被碰坏了心爱之物的……野兽。

       “欢迎回来,白夜叉。”虚发出几声意义不明的干笑,迎向面前执刀的男人。

 

       银时从未想过那一刀能够夺走高杉的性命。

       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虚已经躺倒在地,洞爷湖早已折断却死死地插入了虚的喉咙。阿尔塔纳的治愈功能看起来已经失效,从天上坠落的亡灵开始加速堕向地狱。阳光穿透虚的身体,那张老师的面孔在太阳下露出了祥和的微笑,开始逐渐淡去。银时狠狠地别过头不去看那幅场景。什么嘛,一个一个都说大话这次要替我下手,结果最后还是阿银亲手解决,这是《jump》男主的宿命吗。他抬起眼皮看看不远处挣扎着想要爬起来的桂和侧倒在地的高杉,松了一口气,身体支持不住躺倒在地。他大口大口吸气,望着被宇宙炮轰开的空间站顶端和明亮却不刺眼的的阳光,觉得一切都是那么不真实。

       但一切已成事实。他低低地笑,一切都结束了,他终于可以过他想要的平稳生活了。

       唔……从医院里出来以后先去超市喝光货架上的草莓牛奶,然后去甜品店吃草莓巴菲,啊,就去第一次遇见新八的那家好了。之后再去小钢珠店里痛痛快快打到没钱为止。晚上回到万事屋说不定还有蛋炒饭不过阿银吃得下吗……说起来医药费甜品费房租水电应该可以减免吧,阿银可是拯救了江户呢要知恩图报哦……

 

       哈哈哈,他今天可是胜利者呢。

 

       银时蓦然想起高杉挡下的那致命一刀。

       他侧过头看向高杉。高杉闭着眼睛一动不动,没有刀锷的武士刀从他手里滑落。像是昏迷了。常穿的那件浴衣上浸满鲜血,将那振翅欲飞的金蝶不容抗拒地压倒在地沾满污垢。银时嘟囔着爬向高杉。“好麻烦啊高杉君难道要让人们把你抬下空间站吗?还是说你要让阿银公主抱……”

       银时顿住了。

       高杉的手掌冰冷而僵硬。

 

       银时一把掰过高杉的身体,刚刚平稳下来的心跳一瞬紊乱,“喂喂喂高杉你别吓我啊昏迷之后体温会下降得这么厉害吗阿银可没听说过啊……”

       高杉虚握着刀的手无力垂下,钢铁摔下溅起清脆的响声。

 

       银时觉得世界一瞬寂静了下来。

       他静静地俯身将手指放在高杉的鼻前。没有高杉一贯温热的吐息。他钟爱的高杉的温热吐息消失了。

       下一刻银时忍不住发出了尖锐的咆哮声,声音绝望凄厉不似人声。如同落入地狱的鬼。不远处刚爬起来的桂吓了一跳脸朝地摔出了两行鼻血。抬起头面露疑色地看向银时。而银时稳定的手掌剧烈颤抖起来,本就失血过多的脸色更加苍白,面容扭曲如同夜叉,暗红的眸子无神地看着高杉。心脏一寸寸地被碾碎而身体也瘫软颤抖毫无知觉。他觉得自己大概是疯了。

 

       “高杉怎么了,银时?”桂声音嘶哑地问到。从他那里只能看到银时的后背,他不知道高杉发生了才能让见过无数战场的银时发出那样令人震惊不安的声音。他有些不好的预感,可是……

       “高杉怎么了?”桂尝试着再次爬起到银时那里,但重伤的身体让他再一次吃痛摔下。他只好放缓声音,试图抚平银时极端不稳的情绪。

 

       高杉怎么了?银时仿若陷入了无尽的黑暗。高杉怎么了,高杉怎么了?高杉不是好好地在这里吗?这小子说什么身为总督应该站在战场的最前端,谁劝都没用。每次带着一身伤回来害得阿银帮他缠绷带心猿意马绝对不是阿银的错哦……他可是打不死的修罗啊,阿银红缨之后日思夜想地想要杀他他不是都好好活过来了吗?所以说啊……

 

       高杉,高杉呦。

 

       “假发,”银时轻声道:“我大概是疯了。”

       “我居然觉得高杉死了。”


       “我大概是疯了。”

 

       银时脱力跪倒在高杉面前,终于掩面,发出低垂溃败的哭泣声。

 

    

       明明约定好不要死的。银时恍惚间觉得自己被黑暗中的手拉扯着,他什么都不想去想。够了,够了。大结局就应该是大家一起用愉快的笑脸迎向阳光,然后说:“银魂永远不纯洁。”或者是“three two one piece!”不是吗?那为什么高杉会静静地躺在这里不发一语呢?刚刚槽点满满的语句高杉君不应该一脸不爽地跳起来吐阿银的槽吗?高杉君起床了哦,起晚了假发妈妈可是要不给早饭吃了哦?

       坂田银时的心脏渐渐冷却。

 

       目及之处,是叫不醒的高杉,和无尽的黑暗。

       是黑暗。

 

       失重感席卷了坂田银时,他觉得自己在不断地扭曲,崩塌。心里什么都没有,巨大的空洞感逼着他想吐出来。好过分呦,高杉君。总是用那么淡漠的口气说我不遵守约定,你最后不也失约了吗?胜负都没有分出来就失约的人有什么资格说阿银啊?

 

       好过分,高杉。

       太过分了。

 

 

       身后的通道里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人群蜂拥至空间站的顶层。桂在极度震惊中来不及反应就被伊丽莎白扑倒在地,伊丽莎白右手举着的牌子上写着“没事吧桂先生?!!”桂费了不少力气才从伊丽莎白的怀抱中挣脱出来吸入空气。“我给桂先生订购了荞麦面,请安心养伤吧。”

       “听我说,伊丽莎白,扶我到银时那里去。荞麦面稍后再说。”桂艰难地说。

       “??”

       桂张口欲言。

 

    “银酱/银桑!!”

       万事屋的两个孩子围上去想要扶起银时,桂来不及阻止。两个孩子被银时粗鲁地推开。“别过来!”银时嘶哑地说,“不要打扰高杉。他只是睡着了、只是……”

     “白夜叉殿,晋助怎么样了?”万齐抬手拦住正欲上前的又子,面容冷静地问。

     “我不是说了吗!!高杉睡着了!!”

     “在战斗中睡着的人不会是我的主将。”

     “可是,”银时猩红的瞳孔涣散,“他真的睡着了,只不过阿银叫不醒罢了。”

     “……”

       你说什么银卷毛混蛋!”又子怒喝。她转着手里的双枪抵上银时的后脑。枪口因主人情绪的不稳而急剧抖动,“你再说一遍!”

       银时沉默不语,他俯下身,伸手抱起了高杉,把脸埋在高杉的颈窝。

       万齐缓缓推开又子的手臂,他看着高杉略带微笑的面容,手轻微颤抖。“我想白夜叉殿说得比较明确了,又子。”他顿了顿,对上又子难以置信的眼神。“我们的大将,鬼兵队总督高杉晋助,在黎明前的最后一场战役中牺牲了。”

   

       银时闭上眼,放任黑暗淹没自己。这么多年他和高杉曾生死相交也曾拔刀相向。可无论他们的关系再怎么亲密,记忆中他们总是将一些话语埋藏在心底。就算不用说对方也能够领悟,他们一直这么坚信着。

       但是,但是哟,有些话如果不曾说出口,就再也没有机会说给他听了啊。

    

 

       “我爱你哦。”

       “我爱你哦。”

       “我爱你,高杉。”

 

 

       银时不断重复着再不可能有回应的话语,将所有的遗憾所有的情感都倾注其中。

   

       你看,多么美好的明天在等着我们!

       所以,不要离开。

       不要走。

       求你再看看阿银这张蠢脸。

       不要走、不要走。

       阿银寂寞得要死了。

 

     “必须要离开了,银桑。”新八小心翼翼地说,“空间站这里……撑不了太久了。”

       银时没有说话,他最后给了高杉一个拼尽全力的拥抱,之后轻轻放下高杉的身体。是啊,他还有一个归处。那里有不算美味的蛋炒饭和老妈般的絮絮叨叨,还有他人留给自己的一盏温暖灯光。这就是高杉能够轻易离他而去的原因吗?他知道自己可以在肮脏的歌舞伎町平凡的生活下去,远离一切鲜血与杀戮,不是人们眼中的白夜叉也不是拯救江户的大英雄,而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爱吃甜食的坂田银时,终日懒懒散散,每个月被楼下的老太婆催缴房租水电暖。算不上什么有成就的人生,但却朴实得让人安心,幸福得让人流泪。

       但是高杉晋助的存在有谁替他保管、高杉晋助的幸福有谁替他守护?


       从一开始你就是一个残忍的家伙。

 

       新八得到银时同意离开的默认,连忙和神乐一起扶他站起来。银时完全将体重压在两个孩子身上。深可见骨的伤口中鲜血汩汩流出,像是无言的控诉。

       “那么,晋助就由我们鬼兵队来安葬吧。”

       “……我会亲手埋葬他,拜托……请你们把他送回荻城……高杉也一定这么希望的……”声音愈渐低落。

       “拜托了。”

 

       “好。”万齐迟疑了一下,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银时放松身体,任由万事屋的两个孩子拖着自己前进。在这种时候还有可以依靠的东西是坂田银时的幸运还是不幸。他最后回头看了一眼和煦日光照耀下的高杉的影子。

 

       他仅仅是注视着他的背影,就从那之中获得了永恒的安宁。

 

       坂田银时从来没有如此清楚地确认过自己那没有高杉晋助的安宁未来。


【银时视角 fin.】

评论(4)
热度(43)
© 越海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