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银高】Ghost of a smile(高杉视角)

  ghost of a smile

阅读前注意:

1.本文分为银时视角和高杉视角,这篇是高杉视角。银时视角戳我

2.角色死亡注意。

3.脑洞来自歌曲:Egoist—《ghost of a smile》,推荐作为BGM。

4.因为不知道取什么题目所以直接用了歌名。

6.作者有病。

5.依旧搞不定lof的排版。


**


时间终会抚平你的伤痛,让此刻也成为过去吧。——《ghost of a smile》 
 


【高杉】

      高杉晋助确认自己现在在银时面前。 
      经历了恶斗的空间站破烂不堪,顶端被辰马据说是宇宙最先进的火炮轰开一个洞,光线从那里千条万落地洒落,突破了所有的枷锁,裹挟着灰尘不容抗拒地袭来,映衬着大结局应有的祥和景象。 
      虚也在那一片光辉中化为虚无。本就不应存在的鬼魂回归了他本来的形态。他自由了。虚无之中的每一粒烟尘都闪耀着自由的光辉。 
      虚死的时候,大概这么想过吧。毕竟也是曾一心求死的人。 
 
   “但是,为什么你在哭呢?”高杉注视着那个浑身污浊、跪倒在地发出困兽一般嘶哑绝望的哭泣声的男人,嘲弄着蹲下身伸出手,“要我拉你一把吗,银时?” 
  
     指尖穿过银时沾满鲜血的双手。 
 
     高杉一愣神,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缓缓地缩回手,端详白净透明的掌心,上面的纹路正逐渐消失,化为尘埃消逝而去。没有丝毫的实感,他站起身冷静地确认,看起来整个人的轮廓都在光线中柔和起来,低下头,仅存的碧眼看着躺在银时面前的那个如同初次相识的男人。 
 
     一切尘埃落定。 
 
     什么嘛,我早就已经死了。 
  
     那边躺在银时面前浑身浴血聊无生机的人,才是真正的、已经死去的高杉晋助。高杉面无表情地想着,手掌无意识地紧握成拳,却没有丝毫痛感。这是灵魂的特权。 
 
   “真是个好天气啊,适合偷玉米的那种。”他喃喃道。 
 
     高杉还记得自己用身体挡下虚对银时的致命一击同时将刀砍入虚的身体时银时的怒号,真蠢,那时他笑着对银时吐出那两个字。这样一来你的后背我就好好地守护住了呢。你看,正如你在最后拿起刀对天抗争,我也有好好找回守护的东西并且守护住了。所以让什么被分开的灵魂见鬼去吧。 
     真是张蠢脸。他无力倒地,意识不清地想,却连笑的力气都没有。失去了刀的右手虚握着,他疲惫地合上了眼。 
     这种自杀战术在攘夷战争中他不知用过多少遍,这次倒是践行了名字本来的含义。 
     死亡袭来的时候高杉倒是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反而如同回到了村塾时代拥挤的的被窝里。那种温暖的感觉让他禁不住想落泪,他们离得那么近,隔壁老师在翻身、假发的长发搔得他有些想打喷嚏、银时摆出“大”字形打着呼噜,他不耐烦得踹了银时一脚结果银时变本加厉将胳膊压在自己的脸上…… 
     他们离得那么近,那时是,现在也是。 

     如果永远都是就好了。

 
     记得第二天松阳老师罚他们去镇上采购生活必需品,但是不包括草莓牛奶和养乐多。理由是“半吊子想要在半夜打架还早了一百年。”“谁半夜打架啊松阳你不要随随便便和小孩子讲黄段子!”银时瞪着布满血丝的死鱼眼反击,村塾里的同学和松阳老师笑得前仰后合,假发故作正经地揉揉脸上的红印——昨夜被牵扯进去时银时踩的。高杉则拎起竹剑狠狠地砸向银时。 
 
      最后他们两个买完东西沿着河堤慢慢晃着走回村塾。那天天气也很好,是个能让人心情舒爽的晴天。天上孤零零地飘着朵银时喜欢的“棉花糖”云,他们踩着影子日常拌嘴。银时指着堤边的玉米地说“矮杉我们去偷玉米吧,在这个方面豆丁真是有绝对优势啊。”说完这话正在耕作的农夫就朝银时示威地挥了挥手里的锄头。而他看着银时吃瘪的样子笑得直不起身。之后两个人吃着隔壁便利店半价的薯片一溜烟地逃回了村塾。那个时候连空气都透着日常的气息。 
 
 
 
      高杉抬起虚幻的脚踹了踹银时:“喂,起来了,银时,趴在这里像什么样?养乐多的账还没跟你算呢别给我装死啊。”银时毫无反应,表情凶狠一如白夜叉。从小就是那样,在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时,比如一个月的草莓牛奶、比如老师给求到的御守……再比如同伴的生命,银时总是会露出那样的表情。高杉从小到大已经看过无数遍。 
       那么泪水呢? 
 
       高杉不自觉地轻轻抚摸上自己的左眼,他想起那个时候的银时哭泣的脸,他埋藏的最深的隐秘与绝望。奇怪的是现在他的心中并未涌起一如既往的呕吐感和憎恶感。也许时间和死亡真的能冲淡一切的希望快乐绝望憎恶爱恋乃至人的记忆。高杉自嘲地想,他看到又子望着死去的高杉晋助抽泣着,万齐和武市肃穆地立在一旁。万事屋的那两个孩子担心地看着银时想要上前扶起他,却被银时粗鲁地推开,他不允许任何人靠近自己与高杉,像极了攀岩到一半结果绳索断裂从高空中坠 下却不愿相信这一事实的人。不仅茫然失措还极为难看地痛哭流涕,抓着断掉的绳子不愿松手。高杉不悦,想要上前揍他看不惯的银时一拳,但一股无力感突然涌上。高杉明白,既然肉体已经消逝,没理由灵魂还永存世间。他的灵魂也该离去了。 
       他转过头不再看或悲戚或忧虑的人。总会有人处理好这一切的,天道众已灭,德川幕府也将倒台。那边被一个白色不明物种抬起的假发会建立一个黎明的新政府。而辰马则会用商业带给这个国家新的活力。他从始至终都信任的伙伴也的确值得他信任。遗憾的是他不能亲眼看到那时然后向黄泉彼岸的前鬼兵队队员描述,不过那幅蓝图光是听着就可以让抱着“尊王攘夷”理念的热血青年安心了吧。 
 
       每个人总会有自己的归宿的。 
       总会。 

   

       你看,外面的阳光正好,就连冰冷的金属传送塔都泛出了结局应有的暖,闪烁着耀眼的银色的光……

       高杉想不下去了。 
    
       银时,银时。 
     
       他想银时。他想和他永远永远在一起,开一家万事不干屋,每天打打闹闹,在超市为买养乐多还是草莓牛奶而烦恼,每年一起回书塾去凭吊,去给老师扫墓,新年一起换上新和服去求御守,一起折腾麻烦然后让假发来絮絮叨叨地善后…… 
       他热泪盈眶。 

       

       多么美好的永远。

    

     “抱歉,抱歉。”高杉踉跄后退数步,他低着头,有湿润的液体顺着脸颊划下,依旧是虚妄的存在,却带着那个男人最浓烈悲伤的情感。

        再无可能,绝无可能。 
 

   

     “我爱你哦。”

   

       高杉仓皇回头。银时不知什么时候抱起了高杉的身体,凌乱的白色卷毛与黑色短发纠缠在一起,脸埋在高杉的颈窝。他近乎虔诚地靠在高杉的耳边,带着鼻音一字一顿地说着大概是他这一生中最深情厚重的话语。大抵是日光太刺眼,高杉眼里的世界模糊起来,他轻轻走到银时身边却看不清银时的脸。他只是默默地听着银时一遍遍地吐出那句简单的话语,然后沉静地笑了。

 
     “我也是。” 
     “我也爱你哦,银时。” 


     “喂喂,银时,不要让我的右眼最后看到的也是你哭泣的脸,”他伸出手覆盖在银时手上,手掌带着阳光的温暖,嘴角上挑语调温柔:“所以说,不要再哭了。”

    
    “不要再让我看到你的泪水了。” 

    

    【答应我,银时】  

    【不要再哭了】 
    【既然不必替我去笑,所以也不必去为我哭了】 


     你那么懦弱,肯定能任由时间抚平你的伤痛。新年的时候一定要许下“一直幸福下去”的愿望,然后安定平淡地过完此生。

    作为一个普普通通的懒散男人活下去吧,坂田银时。 

    

    啊啊,银时、银时。

 
    真是个好天气啊,他想。 
 
    要一起去偷玉米吗,笨蛋银时。 
 
    高杉晋助看着被两个孩子架起的银发男人,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模糊地露出了足以 令人幸福的笑容。 
 

【高杉视角fin.】



评论(4)
热度(45)
© 越海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