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魂/银高】他和他的不老时光(短/3Z)

#

他和他的不老时光

坂田银八×高杉晋助

注:3Z设定,是被这几训糖刀子捅得开心又伤心的精分状态下写出来甜自己的,虽然并不是什么甜到牙疼的文,不过属于银高的幸福就是普通的日常吧,以上。

 

什么时候他可爱的高杉小同学会端着便当盒可怜地摇尾求自己投喂呢!坂田银八每次看到自己班上的那只大猩猩带着“只要能被阿妙投喂死我也甘愿”的表情被那个暴力女笑眯眯地塞进桌兜里时都会流露出一股怨妇的气息。

咦银八老师为什么我闻到了怨妇的气息呢?

那是你的兔鼻子出问题了哦神乐同学,乖乖吃你哥哥给你做的充斥着爱意和杀意鸡蛋炒饭吧!

 

 

 

坂田银八,男,26岁,现居住于歌舞伎町一番街,银魂高校三年Z组国文老师兼班主任,标准MADAO一枚。颓废的26年人生里唯一算的上辉煌的就是有一个男朋友,还是班上的一个叫高杉晋助的傲娇臭屁小鬼。

两人原本处于美(zuo)好(si)的同(zhan)居(zheng)状态中。

可惜的是从这个星期开始出现了一点意外状况,那就是坂田银八已经7天没有见到自己的宝贝男朋友了。

 

起因大概是一天早晨高杉皱着眉头用筷子指着鸡蛋,说:“银八,你是把家里的盐全都倒进去了吗?”

银八打着哈欠无精打采地回答:“怎么可能啊高杉大少爷,你不心疼盐钱我还心疼呢。穷苦人民的生活多不容易你知道吗。”

“太难吃了。”

“嫌难吃就自己做或者出去吃啊。出去吃多好,阿银我还能多省点钱买草莓巴菲吃~”

高杉一愣,旋即冷笑道:“好。”然后把筷子撂在盘子里拿起薄外套就出门了,连银八得地为他准备的厚外套都没理睬。

银八的脑子当机的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的亲亲小高杉这是和他闹别扭然后离家出走了。

怎么办啊这这这!他的宝贝男朋友离家出走了啊!

之后的7天里高杉晋助没来学校并且没有回家。如果不是因为高杉晋助被银八的电话和短信轰炸只好回了一条短信“我在河上万齐那边住一个星期。”银八估计早就去报警了,虽然现在他也很想报警。不不不,不只是报警,而是想拎起菜刀冲去宰了那个名叫“河上万齐”的小子。

自己的男朋友要在别人家住一星期这这这是什么事啊!

但是对于之后银八抓狂的短信高杉一概无视。

 

这件事的结果就是银八即使在墙上撞得满脸血也没能换回高杉的一通电话

 

所以说傲娇什么的最难对付了啊啊啊!

何况是一个傲娇抖s。

 

 

再一次见到高杉是在第8天。

那天上午是三年Z组的国文考试,银八萎靡不振地趴在讲台上,今天给高杉准备的便当就放在旁边。

 

喂喂喂新吧唧你不觉得银八老师最近的样子有些奇怪吗?

怎么奇怪了啊他一直就是一个废柴大叔啊神乐,还有现在是考试时间还是不要讨论这些吧。

你错了新吧唧,人要以时刻关怀着他人的心态活着阿鲁。在这种正义面前怎么能因为去去一次考试就丧失了这种美德呢!

我觉得这只是你的八卦心里泛滥了神乐……

看来你还没有意识到这种精神的重要性阿鲁!你没发现么这几天高杉同学没来上课而银八老师就很没精神么!

高杉同学翘课不是常有的吗……

可是一连翘这么多天很少见啊阿鲁!一定是高杉同学和银八老师闹分手然后银八才这样的!

这么一说好像有点儿道理……

 

坂田银八听着讲台底下的讨论心情复杂。正准备站起来给小鬼们多布置点作业时口袋里突然传出了一段诡异的笑声。

全班抬起头来看着坂田银八。

听到这个手机铃声时银八吓得手一抖,然后“蹭”地站起来一脸羞涩一脸紧张一脸兴奋地摁开了手机,看完短信内容时整个人变得仿佛要去圣地觐见的朝圣者,拿起便当盒就飘飘然地飘出了教室。

班里寂静了三秒钟。

 

那是高杉同学的笑声绝对没错阿鲁!银八是一个大痴汉阿鲁!

好吧神乐你的兔子鼻子赢了。

 

银八一只手紧紧地攥着手机,在天台的门前(如一个初恋少女般)深呼吸,然后举起另一只手慢慢地推开了那扇门。

刚刚高杉发来短信说“天台见。”

你可一定要在啊啊啊啊啊!

 

高杉听到声音回头一看——果然是银八。他哼了一声,示意银八在自己身边坐下。

银八规规矩矩地坐在高杉身边,仔细打量着他:7天没见似乎也没怎么变瘦,那个混蛋万齐居然把他的高杉饲养的这么好吗!银八有些挫败感。衣服穿的也是从家里穿走的那一件,什么都没变,除了手里拿着的那个紫色便当盒以外。

感受到了银八打量的目光,高杉不自然地把便当盒放在了银八的腿上:“这是我做的便当。”

哎哎哎按傲娇发言的常规理解意思应该是叫我尝尝么?

 

“……好咸。”

……高杉扭过头不说话。

“这几天你学做饭去了吗?”

……

好吧他坂田银八是个大笨蛋居然指望一个傲娇抖s亲口承认这件事。

便当盒里是最普通的鸡蛋拌饭,而且咸到发苦,但是——

“很好吃。”

高杉诧异地转过头,对上银八真诚的眼神。

“很好吃。”银八重复了一边。

“哦。”高杉只是简短地回答了一下。

“对了,”银八慌忙把自己准备的便当拿出来,“饿了吧快来吃我精心给你准备的便当!”

“很咸的。”高杉没理睬他,自顾自说道。

“但是很好吃,尤其是对于坂田银八来说。”

 

高杉接过银八的便当,两个人并肩坐在天台上。没有十指相扣也没有落日余晖,只有并肩的两人和养乐多与草莓牛奶。

那是他和他的不老时光。

 

 

 

    银八。

    嗯?

    你做的便当太难吃了。

    ……

    还有,天台的风太大了。

    我们回家吧。

 

 

    好,我们回家。

 

【Fin.】


评论(2)
热度(25)
© 越海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