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叙诞贺文】临安初雪

临安初雪


@Arua_ 生日快乐!!是个原创的生日小故事。叙太太也有出现。

仅此一次的成年礼,生日快乐。

仅此一次的2018,诸位新年快乐。



 

镖队路过临安的那天,正值西子湖畔隆冬的第一场雪。

临安偏南,这雪总是来得分外迟又下得格外细碎。季家镖局开在长安京城,镖队的弟兄们也大都祖籍北地,对着下得缠缠绵绵无甚威力的雪都挑不起什么兴趣。随队的楮铄倒是生于同属南方的汉阳,不过这化剑为人的几百年间早已踏遍九州四海,却是早已领略过何为万树梨花开,到也对这不痛不痒的雪兴致缺缺,一路上只拎着见底的酒葫芦无精打采。

冬季的风雪日天色最是暗得早,他们在城西寻了一处客栈落脚。这小雪远看是雪,落到地上却早已化水,搅得城间的一些道路泥泞不堪,颇为难行。赫连长洲安顿好马匹与晚间酒菜后转头便已看不见楮铄的影子。此次随镖队出来历练的季小公子在一旁解释道:“咱们刚定下这里时楮先生就拎着酒葫芦出去了,约莫是要去些百年老铺寻好酒来喝吧。”

“寻好酒来喝?”长洲对楮铄这般行事早就习以为常,却还是仍不住带三分嘲讽地冷言道,“他若是还揣着足够的银两再去寻怕也不迟吧。”

季小公子也见惯了这幅场面,只是同素来一样温言劝道:“长洲哥也不必这样说,毕竟楮先生好酒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的,这一路上莫说是临安这般大的城池,便是遇着两三户农家,先生也定要去讨口酒喝呢。”

长洲摇摇头,心想若是让天下的剑客们知道楮大师锻造出的绝世之作化而为人竟是个酒鬼,不知作何感想。

 

“若是他们知道,恐怕我不废一文便可尽品天下美酒了。”楮铄抱着再次灌满的酒葫芦,理直气壮地说。

长洲在离主街不远的一家酒馆二楼寻到了楮铄,位置靠窗临街,那人正拿着那只从不离身的葫芦豪饮。他毫不客气地坐在了楮铄对面,将佩剑重重地放于桌上,抬手招来了店小二,指着楮铄道来一坛这位先生正喝着的酒。楮铄扬了扬葫芦,算是打过了招呼。

“还真是奇也怪也,怎么你今天喝得这么慢,若是像往常一般,这里怕是早就堆了三四个坛子了。”

“临安以茶闻名天下。这酒嘛,却总还是差着点味道。”

“差这点味道也好,明日还要早起赶路,省得你又睡过了。”长洲将小二送来的酒坛子揭开,给自己斟了一碗酒,就着一并送来的花生米等下酒菜慢慢喝了起来。

“啧啧,长洲你喝得还真是文雅。”楮铄半倚着墙,耳垂上坠着的红绳落在肩上,一臂撑着桌子一腿立起,歪斜着身子,一副好不逍遥的姿态。

“我可不同剑灵大人一般海量,喝多了只怕连客栈都摸不回去。”长洲坦诚道,“何况我酒品不好,若是醉了指不定会干出什么荒唐事来。若是让阿姐知道了只怕会狠狠训我一顿。”

“此地乃是临安,又不是长安,就算是醉了季大小姐也无奈你何。我看那季家的小子也不是回去告密的人。醉了又有甚么不好,恣意一场,当真快活,快活啊。”

“这话说得倒有几分道理。”一个爽朗带笑的声音从旁插了进来。是坐在他们一旁的一位女子。酒肆嘈杂,那名女子的案几上铺着张宣纸,旁边的毛笔烟台一应俱全,竟像是在作画。她作揖道:“人生在世,快活是真。贸然插话,是阿叙唐突了,给公子们陪个不是。”

“无事,”长洲笑着说,待他看清那位阿叙姑娘的面目时,顿时惊奇,“我本以为楮铄的耳坠红绳是这世间仅有的,没想到今日竟在这里见到姑娘也是耳坠红绳。言语间多有冒昧,失礼了。”他作了一揖:“看姑娘笔墨纸砚齐全,可是在画什么吗?”

“今日临安初雪,自是来画雪景的。”阿叙姑娘干脆答道,“这城中的雪景,还是得在酒肆画方才画得真切,画得痛快。”说罢她边侧过身,将宣纸上已完成的景展示给他们。只见那画面上是大片的泼墨,雪景一贯的白只碎碎地交错其间。楮铄难得放下了酒葫芦,奇道:“姑娘这幅画倒是与旁人的雪景不同。”

“我师父曾言,画者以画言物,当从本心。这临安的初雪在我这里是黑白交错,焉不知在他人眼里却真是落得一片白茫茫大地真干净。”

长洲笑道:“姑娘如此洒脱明澈,想必师父也定是某位肆意的高人。恕我冒昧问上一问,不知问家师名讳是?”

叙姑娘站起作揖,大方道:“家师姓张,张胜满老先生。”

长洲赶忙还礼,心中惊奇,笑着说:“原来是张老先生的弟子,失礼了。世人皆称张老先生乃画中之仙,今日听阿叙姑娘的谈吐长洲才明了何为真正的画中之仙。”他顿顿,又是略带歉意地一笑,“请恕长洲失礼,忘记了自我介绍。敝姓赫连名长洲,长安人氏。和我同行的这位先生姓楮名铄,乃汉阳人氏。此次都是来临安办些事,能遇上姑娘真乃是一大幸事。”

“原来这位楮先生也是汉阳人氏?能在十八岁生辰能遇见同乡人,是阿叙幸运才是。”阿叙姑娘听了唇角一勾笑得更是开怀,她举起一旁的酒杯,打趣道“阿叙敬二位一杯,只希望这一杯下去赫连公子别醉过去,不然就是阿叙的罪过了。”

长洲连忙举杯,爽朗答道:“原来今日竟还是姑娘生辰,未能提前备礼已是愧疚,又怎敢醉过去!长洲祝姑娘生辰吉乐,来岁依旧潇洒快活。”

楮铄摇晃着他的酒葫芦,依旧是一副潇洒的模样,却还是行了个礼,道:“许久不曾见过如姑娘一般的妙人,我敬姑娘这杯!愿这天下人都能同姑娘一般有趣洒脱。”说罢三人相视大笑,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End.

 

 

 

至于当晚他们送阿叙姑娘回家,被强塞了两本《英雄私塾》的话本作为谢礼,那就是后话了。

再至于楮铄迷恋上看那话本,就是更后话了。

 

 

叙叙生日快乐!

认识叙叙也有两年的时间了,这期间从同担变成了cp,在去年十一月也第一次面基了。走到现在总有种老夫老妻的感觉(笑)。

过去一年不是平常的一年,我们每个人都经历了许多事,有过心态崩溃,有过梦想实现的狂喜,但或许更多的反而是无所事事与迷茫。即使是这样,叙叙和我也一步一步地走过来了。恍然间,又是一年初雪降临。

 

这个故事的另两位主人公:楮铄与赫连长洲是我们构想过的一个故事,楮铄是阿叙的亲儿子,长洲则是我的。虽然尽力在这短小没有精悍的文章里勉强塞入里较多的信息与他们的性格,然无奈笔力有限,无法将全貌展示出来,实在抱歉。

至于全名还为出现的季大小姐与季小公子,只能和大家有缘再见了。

有雪,有酒,有知己,这世道便不算太坏。

 

阿叙新的一岁定要平安吉乐,诸位新的一年也望万事顺心。

仅此一次的2018,新年快乐。


 

                                                        越海

 

 

 


评论
热度(4)
  1. 边角余料越海 转载了此文字
    呜呜呜我永远喜欢越海.jpg能遇见她实在是太幸运了呜呜呜
© 越海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