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高】归尘(2)

银时生日快乐!!


原作背景,哨向设定,私设如山.

手感找回中。

【时隔两月的更新(……),接下来应该会维持一星期一更的频率w还有小天使记得它吗hhhh】

——————————————————


归尘2

 

有的时候,桂是真心实意想把自己的两个同窗当成萝卜苗栽在地里的。

作为三人中最老持沉重的那一个,桂总是担任着维持彼此间微妙平衡的角色。无论是在逢年过节平息银时和高杉关于礼物的争吵,还是在道场的日常训练中充当老妈一般的说教角色。想泡泡纸一样的角色免不了要被另外二人的淘气所误伤。就算是教养再怎么好的人也经不住这样折腾。大将也是有脾气的!在数不清第几次被牵扯进二人但争斗而打作一团后,尚且年少但桂愤愤地想。不过就算那时的桂再怎么气愤委屈,终究还是好心肠的桂小太郎。托这一点的福,银时和高杉得以安稳长大,免去经历作为萝卜苗的一段人生时光。

不过在某个月黑风高的春夜里,银时和高杉还是迎来了尚睡梦中的桂的一顿爆踹。

 

被从睡梦中暴力唤醒往往是一天战争的开始,尤其是在冬春时节。二月末尾的萩气温还不是很稳定,前天下的一场细雨让刚刚回暖的天气又阴冷了起来,田野乡村间弥漫着粘稠的潮湿感。显而易见,在这种环境下被踢醒是件令人火冒三丈的事。上一刻的银时还在面对众多热气腾腾的日式甜点难以抉择,下一瞬间就被疼痛强行拉回除了冷气什么也没有的现实。少年银时不由大怒,不辨袭击者的方向,只当高杉又在半夜扰民,闭着眼睛抬起左脚猛蹬向高杉的被褥,在半路和同时踢向银时的脚相遇。银时击中了高杉的脚裸,高杉则稳稳命中银时的脚掌。就在日常厮杀范围扩大之前,有人一巴掌拍在了地上,伴随着桂中气十足的声音:“吵死了!”

银时缓缓抬头,看向不知怎么睡到二人上方以极为扭曲的姿势侧躺着、看起来还在熟睡的桂,仿佛梦中所有色彩斑斓的甜点都变成了灰扑扑的腌菜,最后又被自己一口生吞。

“喂、我说,这是假发吧……”一旁的高杉语气震惊。

“……好像是的。”银时下意识答道,“原来假发还会瞬移?难道假发血脉里的魔法基因觉醒了吗?”

“是银时你搅得天怒人怨让假发都忍不住想揍你了吧。”高杉清醒了些,一针见血地指出。

“切,明明是踢矮子的时候更用力吧!”

“谁是矮子——”高杉提高声音,话没说完就被又一声“啪”的巨响打断了。银时立马接上:“你看即使是熟睡的假发都认同我的观点,不要否认事实了高杉君~”

“啪!”

两人同时闭嘴,齐齐看向不知怎么今天火气格外大的桂。

银时摇摇头作叹息状:“这就是压抑太久的后果啊。”

高杉听了好容易忍住没有去吐槽这句话。他沉默半晌,突然想起了什么,扭头对银时说:“我记得前几天书法课剩下的笔和墨汁还在这里?”

对视一眼,二人同时一跃而起,随意搭了件衣服就在昏黑的室内摸索。作为哨兵银时的五感自然要比还未觉醒的高杉要强得多,他率先在一个角落里翻出了时至今日才派上大用场的笔墨。两个人围在桂的身旁,小声嘀咕着该给桂画出一副怎样的脸来。

争论自不可免,不过银时和高杉都已习惯性地无视对方的意见,你一笔我一笔兴致勃勃地在发小脸上作画。半晌银时停笔,仔细看了看桂惨不忍睹的脸,满意地点头。

天色依旧低沉地暗着,万物休憩,从北方跋涉来的风穿过村塾前的空地低声呜咽着。不甚明晰的月光透过窗纸柔柔地印在屋内,银时与高杉的影子交叠其上,难得的平和静谧。

这么一闹,二人都睡意全无。银时直觉此刻大约已近黎明,他躺回床褥上,翘着腿有一搭没一搭想着周遭琐事:松阳新展示的剑技、镇上和屋的豆沙口味丸子、村塾边池塘里新多出的几尾鲫鱼、假发关于总吃甜的会长蛀牙的论述、高杉前些日子从家里回来后极臭的脸色……

他再三斟酌后开口:“你家里又怎么说?”

“还能怎么说,”高杉倒也没避讳,顿了顿接着说,“都是老生常谈,耳朵起茧的那种。”

能怎么说——无非是松下村塾是穷酸平民聚集的地方,吉田松阳来路不明,散布反抗幕府的学说,待在那里迟早惹祸上身。两三年间这种话他们都听过无数遍,早就习以为常。

“迟早会和家里断绝关系的。”高杉口气平静不似常人,“成年以后我就和高杉家再没关系了。”

“是是高杉大少爷。”银时棒读。

高杉对银时的态度不置一词,他看了看逐渐暗淡的月色,忽然用有趣的口吻说:“说起来我这次回来的时候偶然在村子西南方向发现一块满宽阔的山坡空地。无论练习剑道还是睡午觉都是不错的地方,要去看看吗?”

“诶难道是偶然迷路了吗?”银时着重强调了“迷路”二字。

“哈你觉得我会迷路吗?”高杉显然是顾及着今天反常的桂,就算反驳声音也放得很轻:“爱去不去。”

“谁说不去。”银时翻身坐起。

 

两个人偷偷溜出村塾大门,顺着小路向高杉意外发现之地进发。黎明前雾气很重,银时能感到细密的露水附着在衣服表面,让他略感不适。月色渐淡,太阳还未升起。高杉走在比银时略前半个身位的位置,前路昏暗,出了村镇后高杉仔细地辨认方位,银时一脸无所谓地走在一旁。乡间的泥土小路在这个季节还硬邦邦的,在上面行走算不得很舒服。在绕过某个无名山丘后,他们看到了高杉口中的那片空地。

此时天边已隐隐泛白,足以让银时看清这里的全貌。山坡的倾斜角度不大,看得出来是片不错的草地。尚值初春,地面上覆盖满了枯黄的草叶,凑近观察偶尔也可见到代表新生的嫩绿潜藏其中。盛夏时节的这里想必是一片绿意盎然的和平景象——的确是个睡午觉的好去处。

普通的藤鞋踩在枯草上发出沙沙的响声,他们向坡顶进发。走了快一半路程时银时不知发什么疯,突然叫住了高杉:“这样子走上去有点无聊吧,高杉。”

“那你要怎样?”

“321倒数赛跑先跑到顶上的人胜利。”银时语速极快,完全没有给人反应的时间,“好了321开始!”

“混蛋!谁会输啊啊啊啊!”高杉愣了一瞬,显然是早已被这种近乎无赖的行为戏耍过很多遍,怒吼着就追了上去。

他们在朝雾还未散尽的清晨一路狂奔,群山环抱,人们还在沉睡,新燕也未苏醒,只有两个不成器的小鬼在为眼前的第七十八次胜负而竭尽全力。

到底是哨兵,银时在体能方面向来优异过人。他一路领先,高杉紧随其后。草地掩埋了许多坑坑洼洼,重重叠叠的草黄色看多了只叫人眼花缭乱。就在快到终点时,稍稍得意忘形的银时没看清楚前面的地形,一头栽进了一个近一米的罕见大坑中。后面的高杉也没能刹住车,紧跟着跌了下来,砸在了银时身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就在银时摔得七荤八素意识还未全面回归时,坑外 传来了松阳的爆笑声。

 

那个坑对十岁左右的孩子来说有些深,最后还是靠一路尾随而来的松阳拉着二人才勉强爬了出来。当然松阳一人赏了一记铁拳。

“我说松阳你不知道随意跟踪别人是连卖丸子的大妈都会讨厌的事吗?”银时揉着又一次被砸的脑袋,龇牙咧嘴地说。

“诶呀作为老师对两个容易热血上头的学生半夜爬起来溜出村塾的事自然要多加关照。”松阳笑着说。

“啊啊啊啊为什么我作为一个哨兵完全没感觉到你的存在啊!”

“就算觉醒了银时你也还小嘛。”松阳笑容可掬。“再长大点吧——再长大些,彻底构建自己的精神图景,提升自己的五感,然后来捉到我吧。”

“你以为这是在玩捉迷藏吗?”银时狠狠吐槽道。

 

被松阳拎回村塾后天已大亮。桂也醒了过来,穿戴整齐站在村塾门口——但脸还是花的。银高二人猝不及防再见这张脸没忍住,差点笑断气。在松阳关切的提醒下桂意识到自己的脸上想必又被这两个同窗损友画成了惨不忍睹的模样。

“你们两个!!!”初晨的村塾在桂忍无可忍的怒吼中抖了抖。

收回前面的好心肠。就算栽不成萝卜苗,芋头也是可以的。


TBC.

桂先生真的超棒!!



评论(4)
热度(20)
© 越海 | Powered by LOFTER
上一篇 下一篇